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老山兰花草 博客

难忘老山战场的日日夜夜·难忘同去未能同归的397位战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与共和国同龄,幼小吃糠咽菜受饥寒, 13岁无钱缀学起早贪黑挣工分饱尝农民劳作艰辛。军旅19载艰苦磨砺,造就刚毅坚强,老山猫耳洞非人生活健康透支,战场出生入死见证生命之脆弱人性之伟大。饱受贫穷的我,深知甘难苦楚,吃得苦中苦,感谢贫穷,知足人生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】一军一师一团《硬骨头六连》老山作战事迹介绍  

2009-04-02 16:01:47|  分类: 军魂颂歌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老山兰花草    搜集打印收藏

 

发扬硬骨头精神 打出新一代雄风

我们连在老山地区防御作战中,怀着对祖国对人民的赤胆忠心,发扬硬骨头精神,英勇顽强,浴血奋战,圆满完成了坚守那拉、662.6方向16个阵地和攻占138号、附4号高地的战斗任务。先后打退敌人从排至两个连规模的9次反扑,歼敌352名,俘敌1名,缴获轻重机枪10挺,冲锋枪、狙击步枪27支,六0炮2门,单兵火箭、四0火箭筒12具,电台2部,电话单机3部,枪炮弹41000余发和其它军用物资一批,以小的代价换取了胜利。我们经过了战斗的洗礼,接受了党和人民的检验,为光荣的连史又续写了新的一页。

 

关怀激烈  争担重任

我们连队是怀着双重思想赴边参战的。一方面和所有连队一样,是为了严惩越寇,保卫祖国,保卫边疆,保卫四现代化建设。另一方面又和许多连队一样。我们连队不大一样。我们是连是国防部授予过称号单位,各级领导花了大量心血,党和人民寄予了很大希望。接到参战命令后的那几天,从军区、军到师团首长,先后有二十三人在百忙来到连队看望我们,勉励我们;军师干休所十几名两鬓斑白的老前辈,风尘仆仆赶来为我们送行;驻地党政领导和人民群众还专门给我们连队送了慰问品。上上下下,军内军外的这些关怀、鼓舞和希望,感人肺腑,催人征战。他们都盼望着我们连打胜仗。我们也应该在保卫祖国的战场上经受检验,多做贡献,发挥更大作用,来报答党和人民。如果仗打不好,不仅影响连队名声,更重要的是有损于国威军威!我们的同志都很清楚这次参战的份量,心中象有一团火,浑身憋着一股劲,都抱定一个坚强的决心:一定不负众望,竭尽全力,在保卫祖国的战场上打好仗、打胜仗,打出新的称号,打出新的英雄,向祖国、向人民、向全军交一份既对得起前辈,又无愧于后人的答卷。

在强烈的爱国心、荣誉感和责任感的激励下,全连人人写了请战书、决心书,三十七人还写了血书,生怕自己上不了前线,打不了仗。到了前线后,全连又先后三次争任务,抢重担,积极争得杀敌立功、报效祖国的机会。第一次是分配防御任务时,全连争着上第一线阵地。当时,听说我们可能留在第二线,全连干部战士个个急得象热锅上的蚂蚁,都要求连队向上级要任务,坚决到第一线阵地。大家说:“不到一线阵地,算什么硬骨头!”干部一天往团里跑几趟,直到上级决定我们连上一线,坚守那拉方向172、169、149等8个阵地为止。第二次是部队撤下休整时,全连谁也不愿下,反而争着要上最危险的阵地去。那时,我团已坚守前沿近一半月,又经历了“1.15”抗反和出击作战,主要是兄弟连队打的,我们只增援了一个班;虽然平时冷枪冷炮也抓了一些战果,但是大家总学得不过瘾。各班排纷纷打电话给连指,要求向上级请战:坚决不下阵地,要转到全团最危险的阵地上去防御。其实,我们连队干部的心情也是一样,不上最危险的阵地去,怎么称得上硬六连!我们三番五次打电话给营团首长,提出申请,终于得到批准。从元月十八日起,也就是我团其它一线连队撤下休整时起,我们全连却转到了116号、附1号、附2号、附3号等6个高地继续担任了防御。这6个高地位于我662.6方向最前沿,距敌138和附4号高地最近的水平距离仅有7米多,敌情复杂,炮击频繁,供给困难,其中附2、3号高地是我刚从敌人手中夺回来的,防御很不稳定。加上连队经前一段作战,干部战士普遍体质下降,精神疲乏,疾病较多。然而,同志们都信心百倍,决心同敌人比一比,斗一斗,看谁制服谁一。在这里,大家发扬主动歼敌精神,广泛开展冷枪毙敌活动,天天有行动,天天有战果,仅在一月内就毙敌67名,还打退了敌人两次排规模的反扑,打得敌人不敢抬头,彻底扭转了116号高地一带的防御局面。

第三次是三月初,部队准备攻打138和附4号高地,一听说有时攻任务,全连同志坐不住了,都说:“我们防御了三个月还没打上进攻,这个机会不能放过。”还有的讲:“听说附4号高地是敌人的‘红旗阵地’,这回我们就要碰一碰,看到底谁硬过谁!”同志们在议论,支部也在讨论。我们感到,打进攻,既是严惩发挥寇,报仇血恨的正义之举,又是孝验和锻炼连队、立新功出英雄的好机会。虽然经过三个月的防御,同志们太疲劳,太虚弱,但我们连素有打硬仗、打恶仗的传统,有一股坚持到底的后劲,完成这个任务是有把握的。我们向团党委郑重的递交了请战书,几名连队干部还轮流到首长跟前去“磨”,终于又把这个艰巨的任务抢到了手。我们缠赢了首长,战士们又缠住了我们各班排都来“大闹”连部,要求打主攻、当先锋。“争夺”最激烈的是突击队员的“头衔”。当时,支部分工由副连长从全连挑选人员组成突击队,这下可把他弄苦了。从早到晚,找他请战的一个接一个,走到哪里身边都围一圈人,一连三天,全连战士人人找他两次以上,谁都有一堆充足的理由,非逼着他打“保票”不可。二班战士刘亮华,先后四次要求当突击队员,副连长想考验考验他,故意不表态,把他急得团团转。说来也巧,这天送来的《解放军军报》上,登载着全国战斗英雄刘四虎的事迹资料。刘亮华如获至宝,马上拿着报纸去打副连长说:“我是刘四虎所在班的战士,又同姓一个刘字,我决心象他那样,打头阵,立大功,你无论如何要答应我的请求。”副连长感动地点了点头,刘亮华高兴得跳了起来。回到班里后,他挥笔写下了这样两句话:“刘前辈出了刘四虎,名扬四海;后起之秀将是刘亮华,为连争光。”并郑重交给连队,再次表示了自己的决心。一班长朱勇是个独子,父母年老体弱,虽然他几次请战,但连里考虑到这个情况,都没有批准。他不甘心,来了个“越级请战”,找到教导员刘有为央求说:“你是我的老指导员,看着我成长的,帮我走个‘后门’,给连里干部说说。我虽然是独子,但父母是国家干部和职工,不依靠我养老,我也没有后顾之忧,请连队不要犹豫,批准我算了。”教导员见他态度这样诚恳,破例为他说了“情”,实现了他的愿望。就这样,战士们“八仙过海,各显神通”,一共有十六名同志“挤”进了突击队的行列,。分工明确后,全连同志把高昂的求战热情落实在认真细致的准备工作上。在一周时间内,干部骨干和突击队员先后五次从三个不同方向抵近侦察了敌情、地形和进攻路线,各班排都摆起沙盘,根据自己的任务反复推演,全连还在模拟地形上进行了实兵演练,从而为三月八日一举攻克这两个高地打下了可靠的基础。

 

英勇作战    顽强拼搏

战争年代,我们连队就有英勇顽强、敢打敢拼的传统,曾出现只身扑入敌群连续刺死七个敌人的全国著名拼刺英雄刘四虎;一把黄土堵伤口、带头冲锋陷阵的排长、特等战斗英雄李恩龙;负伤后顽强战斗到最后一息、拉响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的特等战斗英雄高家凯等英模人物。三十多年后的今天,在老山地区防御作战中,全连同志效仿革命先辈,发扬“两不怕”精神,同凶恶的敌人浴血奋战,顽强拼搏,又涌现出许多动人事迹。

元月十五日,越军出动两个营双一个特工连的兵力,向我142号高地发动大规模反扑,敌众我寡,战斗打得非常残酷。上级两次派人增援,均遭敌火力拦阻没有成功;下午四时,又命令我连抽一个班去增援142号高地。这个艰巨任务落到了六班八名同志的肩上。他们进行了简单准备后立即出发,当到达145号高地时,只见通往142号高地的唯一通道上一片火海,敌人炮弹和右侧140号高地机枪火力严密封锁了这条道路,路上还躺着好几具烈士遗体。面对这条“生死线”,班长严庆德喊一声:“我们是硬六连的战士,就是刀山火海也要冲过去,坚决完成任务!”随即带着全班成一路队形冲入火海。实然,一发炮弹在队形中爆炸,战士秦国军、刘先亚负伤倒下。其他同志停下来下来准备抢救,他俩连连摆手说:“不要管我们,快往前冲!说完,挣扎着一边往前爬,一边用冲锋枪压制敌人火力。在他俩的掩护下,乘下的六名同志不顾一切向前猛冲,连续闯过了两个封锁区,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142号高地。随后,和坚定人员一起发起反冲击,消灭了攻上我部分表面阵地敌人,夺取了“抗反”战斗的胜利。

三月八日凌晨五时许,我连攻打138号和附4号高地的战斗开始了。三排战士在排长范洪庆的带领下,趁着浓雾,攀着悬崖,秘密向敌人138号高地摸去。他们勇敢、机智、灵活,打了敌人一个措手不及,仅用九分钟,就占领了高地主峰。在另一个方向,排长林祖武带领十六名突击队员分三路偷袭附4号高地。 经过四十分钟艰难摸进,贴到了敌人前沿。这地,左路突击队员与敌哨兵遭遇,我偷袭企图暴露,敌各种火器一起扫射过来。在中路跟进指挥的排长林祖武当即下令转入强攻,并把指挥位置调整到敌情复杂的左路。随后,十六名突击队员利用我一分钟火力急垄的效果,迅速冲上敌人前沿阵地,与敌展开了短兵相接的拼搏。在左路,战士秦志勇冲到半山腰,遇到前面一个越军正向他扔手雷。他机警地躲过,一连投出三枚手榴弹,把敌人炸得血肉横飞。副班长荀维明、战士陈国平见堑壕里有几名越军窜动,纵身跳进去,用冲锋枪抵近射击,一连毙敌五名。忽然,一名敌人见阵国平子弹打完了,嗷叫着向他扑来。陈国平飞步上前,大喊道“老子叫你完蛋!”一枪托把敌人咂死在地。中路突击队员在三班长魏跃辉的带领下奋勇冲击,遇到正面一个哨位上敌机枪火力的压制。火箭筒射手金德荣眼疾手快,首发命中并摧毁了这个火力点,把两名越军送上了西天。就在这时,敌人的一发炮弹打来,弹片把他的臂削断了,痛得几乎昏了过去。可是当他看见前方又有两个敌火力点吐着火舌,封锁了冲击的道路,竟以惊人的毅力猛站起来,单臂填弹发射。只听见“轰” 、“轰”两声,敌人的这两个火力点顿时哑了。他装好弹准备继续战斗,又一发炮弹落在了眼前,把火箭筒炸成两截,这位在战前立过“骨头硬不硬,战火见真金”誓言的战士,壮烈的倒下了,牺牲时右手死死抠着板机。与此同时,左路攻击也十分迅猛。二班长汪建新、副班长李代林和三名战士互相掩护,交替前进。战士刘亮华一手端着冲锋枪,一手握着手榴弹,见敌人就扫,见洞就炸,一直冲在最前头。快到主峰时,两名越军一个劲地朝他扔手雷,他一抬枪口“哒哒哒”一梭子弹出去,敌人应声滚下了山。接着,他飞身向前,第一个上了高地顶峰。他迅速环视周围敌情,发现右侧有五名敌人正向后面的战友射击,顿怒火万丈,一连甩出几枚手榴弹,把敌人全部炸死。不一会,敌人的一发炮弹在他附近爆炸,他转身闪进一个石缝里。一落脚,正好踩在一具越军尸体上。他一把拎起来,说了一声:“对不起,伙计,老子要防炮了!”随手将敌人尸体扔下悬崖。紧接着,其他突击队员相继冲上了主峰,朱勇、汪建新、魏跃辉等十二名伤员也冲了来。其中通信兵王健更是感人。他在冲击时,双腿动脉血管被炸断,血流如水,只简单扎了两根止血带,就咬紧牙关,背着电台,用双臂撑住身体,一步一步地住上爬,身后留下了两道长长的血印。当他爬上主峰,向连队报告了胜利消息后,被敌人一发枪榴弹打中,壮烈牺牲,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实现了生前立下的“怕死不当兵,当兵当英雄”的誓言。这场战斗,从强攻开始到占领主峰,前后只用了四分钟时间。以后,突击队又连续作战,在后续梯队的增援下,打退了敌人从班排到两个连规模的7次反扑,一直坚持到晚上七点钟,歼敌241名,缴获了一大批战利品,牢牢守住了阵地。

三月八日至三月九日凌晨,坚守附3号高地的二排也进行了一场清剿反斜面残敌的激烈战斗。附3号高地上的人员构成极大威胁。二排奉命顺悬崖而下,实施工强行爆破。当第一爆破组刚接近悬崖时,敌人发现了,拼命向上反扔手雷,打枪榴弹,并呼唤炮火覆盖表面阵地。霎时,整个高地硝烟滚滚,弹片裹着碎石四处横飞。爆破组的三名战士毫不畏惧,冒着敌炮火用炸药包和爆破筒炸毁了敌人一个火力点,但都受了伤,第二组人员立即顶了上去,继续爆破,又有两名志负伤。敌人的火力点仍在狂叫着,五班副班长放谢小富只身冲了上去,朝悬崖下敌人火力点猛扔爆筒,当即炸哑了一个。正当他回身取爆破器材时,敌人打来了燃烧弹,在他附近爆炸,周围顿时成了一片火海,身上的衣服、装具全烧着了。“谢小富,快扑灭身上的火!”后面的战友们一个劲地朝他喊。但他象没有听见一样,硬是带着一团火球又扑了上去。烈火中,只见他左手撑着地,右手抓起一颗颗加重手榴弹,使尽全身力气,向一个正喷着火舌的石洞猛投过去。边投边吼着:“让你们统统上西天!”敌人的火力点被摧毁了,但熊熊烈火引爆了谢小富身旁的弹药……这位刚在党旗下宣过誓的同志,为祖国献出了年轻的生命。望见他焦黑的遗体,同志们无不失声痛哭。大家化悲痛为力量,不怕牺牲,前仆后继,连续爆破了五次,终于把敌人的火力点全部摧毁,彻底肃清了残敌。

我们全连同志同敌人拼搏英勇顽强,同困难斗争坚忍不拔。刚上116号等高地防御时,由于敌人封锁严密,军工几次前送物资都伤亡了,我们有四个阵地供给中断四天。同志们饿得肚里咕咕叫,嘴唇干得裂开了血口子。实在顶不住时,就从焦土中推扒炸碎的干粮,用刀刮去泥土和血迹来充饥,用舌头去舔阴凉处的岩石或露水解渴。战士路泽华在站哨时渴得忍不住了,悄悄地用罐头盒子接下自己的小便解渴。由于阵地上水很宝贵,不可能洗脸、刷牙,更谈不上洗衣洗澡。身上长时间不洗不换,许多同电生了虱子,奇痒难忍,战士们就干脆抓机会脱光衣裤,躺在阵地上晒太阳,等虱子跑走后再穿上。频繁紧张的战斗,全连有三十五名同志患了“综合疲劳症”,吃不下饭,睡不着觉,身体软脚弱无力,但大家都咬牙挺了过去。长期卷曲在潮湿的猫耳洞中,全连有七十二名同电烂脚、烂裆、患急性关节炎,有的创面感染流脓,有的连路都不能走,可是谁都不愿下阵地。战士刘雷患了严重的风湿性关节炎,仍每天爬得三十多米到哨位上执勤,腿疼得站不起来,就跪着观察敌情,他面向北方,内疚地说:“对不起呀,祖国,我只好这样为你站哨了!”我们的同志就是以这种“困难面前有六连、六连面前无困难”的英雄气概,战胜了一个个艰难困苦,在阵地上顽强坚守了一百一十五个日日夜夜。

 

以智斗诈    以巧歼敌

我们初上172、169、149、116、附1、附2、附3号等一线阵地防御时,曾遇到三个棘手问题:一是敌特工队活动频繁,晚上经常出来袭扰,闹得阵地不安宁;二是敌前沿阵是游动炮很狡诈,打一炮换一个地方,难以捕捉;三是越军后方炮火反应较快,往往在我炮击三、五分钟就能反应过来,以我威胁大。越军也认为这三条是他们的拿‘手戏’。但是,我们的干部战士是不信“邪”的,都说:“敌人有‘拿手戏’,我们要唱唱‘对台戏’,不拆了他们的台,就不算硬六连。”大家开动脑筋,献计献策,以智克敌,没过多久,敌人的这三招‘拿手戏’就成了我们的笑柄。

先说制服敌人特工队。我们的办法是隐真示假,诱敌上钩。越军特工队是经过专门培训的,行动十分诡诈,他们常常躲在阴暗的角落,惯耍“地老鼠”的伎俩,伺机钻出洞来,象“跳蚤”一样,叮住就咬,咬了就逃。针对特工队这些战术手段,我们依靠连队两用人才献智献谋,革新成功了“音响报警器”、“手榴弱抛射器”、“燃烧手榴弹”等三十七种防工器材,设置到各个阵地前沿。还在敌人可能重点偷袭的地段精心制作了模拟哨兵,设置假哨位,诱敌上钩。这几招很灵,一些胆小的特工,不敢贴近我前沿了,个别亡命徒纵然敢闯“雷池”,也是有来无回。有一天上午,一个越军特工借着浓雾,头戴伪装帽,满脸涂着黄泥,从洞里钻出来。他东张西望一会,又从洞里招出一个同伙,鬼头鬼脑地朝我阵地前沿摸上来了。这一情况,被当时担任潜伏任务的六班长王健根观察得很清楚。王健根屏住呼吸,手榴弱拉环套到了小手指上。战士金德荣、朱秋华接到王健根用联络信号报警后,也立即赶来。三人侧身贴在一块大石头后面,当敌人快接近假哨位时,他们三人从特工的后面一步冲上前去,用越语喊话:“交枪不杀!”跑在后面的那个特工掏出手雷,但没等他出手,金德荣、朱秋华投出的手榴弱先响了,这个敌人当场送了命。另一个倒在地上拼命往回爬,金德荣、朱秋华用冲锋枪死死封锁通路,王健根爬上去准备抓住这个家伙。山脚下两个班的敌人见同伙要被活捉,一窝蜂似地涌上来。金德荣、朱秋华早就预料到敌人这一手,端起冲锋枪猛扫。冲在前面的五个敌人白白送了命民,后面的再也不敢往前冲了。那个受伤的特工也被我们活捉了。后来,我们又不断变换招式,采用“挖陷井”、“布鱼网”等战法引敌上钩,特工队先后被我们报销了三十一条命,再也不敢轻举妄动了。

再说制服敌游动炮。我们的办法是以静制动,“守株待兔”。我们开展军事民主,分析敌人游动炮的活动规律,都认为,游动炮并非每时每刻游动不定,也是游中有止,动中有静,只要避其动,抓其静,就有歼灭的时机。于是,我们提出了以静制动,“守株待兔”的战法;砍来几棵芭蕉杆,精心制作了两门“火炮”摆出去,俨然是一个小炮阵地。同时,集中了连队六0炮、火箭筒和配属我们的八二炮,选择在一个坚固隐蔽的工事里,全天监视敌人阵地,等待时机。谁知,等了好几天,也不见敌人的游动炮出来,有的同志沉不住气了。我们立即想办法“引蛇出洞”,派人故意摆弄几门假“大炮”。愚蠢的敌人果真上了当。元月十日,敌人一门七五炮忽地从一个石洞中推出,准备向我假炮阵地射击。连长朱喜才喜在眉梢,立即指挥大家开火。当敌人正要发射时,我们一发八二炮弹飞了过去,两名敌炮手当场毙命,那门七五炮再也不会游动了。

我们对付敌人炮火快速反应的办法是“以快制快”,使敌人的“当头炮”变成“马后炮”。三月初,上级把功占138号、附4号高地的战斗任务交给我们连。为了避免进功中遭适炮火拦阻杀伤,全连开展了热烈的讨论,都说:“敌人炮火反应快,我们进功中要想办法,叫他来不及反应,我们就得手了。”大家你提一条建议,我想一个办法,最后确定把火力准备由用曲射炮改为用直射炮,把准备时间由五分钟改为一分钟,突击分队由炮火延伸后攻击改为炮火急袭同时跟进。三月八日凌晨,当偷袭附4号高地转入强功后,配属我们连的火力队以六门八二无座力炮出奇不意地进行火力急袭,仅一分钟就摧毁敌高地大总分工事,掩护了突击队迅猛攻击,仅以四分钟就占领了敌人阵地。五分钟后,敌人拦阻炮火呼啸而倒,打了半个小时,大多数打在突击队员已通过的路线上,成了“马后炮”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干部身先士卒  为人表率

我们连队的干部,平时是“排头兵”,参战后又处处为战士们做表率。上阵地进,干部走在最前头开路;第一晚上的哨,全部由干部站,第一次执行潜伏任务,干部领先去。四名连队干部,先后跑遍了全连14个阵地的135个猫耳洞。阵地上有敌情,连队干部都要赶到现场,亲手处置。这样有仅鼓舞了战士,也取得指挥的主动权。在攻打138和附4号高地的战斗中,我们把连指开设在距敌不到二十米远的附3号高地上,目视指挥。连长朱喜才、指导员高林科在战斗打得最激烈、二十多名同志相继伤亡的时候,走出连指,传达上级党委的嘉奖令,及时调整组织,指挥战斗。当他俩被弹片击中后,又抠出弹片,瞒着伤情,带伤指挥战斗十五小时。战士们流着眼泪说:“你们不用讲,我们也知道怎么做。”副连长田培芝上阵地后,身无士卒,五次组织打敌反扑。攻打附4号高地时,他站在贴近敌十米远地方目视指挥。龟缩在反斜面石洞里的敌人发现了他,一个劲地向他打枪榴弱弹、放六0炮。通信员邱新华拉他进洞,他气乎乎地说:“看不到表面阵地,怎么指挥?!”继续站在高地上观察。突然一颗手雷在离他四、五米处爆炸,弹片击中他的喉部。邱新华一把将他按倒包扎,刚包好,田培芝用手抹掉脖子上的血迹,又爬到高地上。刚过一会,突然一阵刺耳的呼啸声传来,一发炮弹擦着通信员邱新华的钢盔,碰着田培芝的右腿,“嗵”的一声砸到身边,幸好是发“哑弹”。田培芝诙谐地说:“看来我们还是命大呀!”随后,又若无其事地继续指挥了。

在战斗最激烈、是危险的时候,干部带头冲锋陷阵。全连九名干部,先后有六人负伤,两人壮烈牺牲。二排长金建云腿被弹击中站不起来了,就跪在地上用冲锋枪向冲上来的敌人猛烈扫射;三排长范洪庆手、腿、背四处负伤,坚持指挥战斗两昼夜。司务长王帮乎,在战斗激烈时,先后二十多次把饭、菜送到三十四个哨上。一排长林祖武一九七九曾参加对越自卫还击战。“3·8”战斗时,他先后五次找连、营、团请战,当上了突击队长。他高兴地说:“为了祖国的四化建设和人民的幸福,我愿用我的血肉之躯铺平胜利之路。如果牺牲,只要六连的同电说我‘象个六连的兵,我就瞑目了’。”战斗打响后,林祖武在最危险的左路边打边指挥。快接近4号高地主峰时,他胸口被弹片击中,卫生员欧林要为他包扎,他手一挥:“不要管我,快往上冲!”他捂着伤口,指挥战士猛冲。后来,右腿又被弹片击中,站不起来了,就一边爬,一边指挥。占领主峰后,气急败坏的越军开始反扑了,林祖武端面起冲锋枪猛扫,击毙三名敌人,打退越军两次班规模的反扑。这时,敌人炮击高地,林祖武命令其它同志到反斜面石缝里防炮,自己留在主峰监视敌人。十分钟后,十一名越军再次向主锋扑来,面以十倍于已的敌人,林祖武沉着冷静,一下子撂倒七个敌人。子弹打光了,四名敌人冲上来包围了林祖武,在千钧一发之际,林祖武毅然拉响最后两颗手榴弹,与敌人同归于尽。

 参战几个月来,全连许多同志不仅付出了鲜血和生命,而且牺牲了大量的个人利益。在这方面,干部给战士做出了好样子。指导员高林科的父亲患精神裂症,托人从甘肃老家千里迢迢送来杭州治病,还未进医院,部队就接到参战命令。为了不影响参战准备,高林科急忙给妻子发电报,要她速来接父亲。当妻子带着刚满周岁的女儿,心急火燎赶到连队时,部队已即将出发了。高林科顾不得和妻子叙别,立即把她们送上了返乡的路途。他望着疾病缠身的父亲和颠沛奔波的妻子、女子离去的背影,忍不住流下了眼泪。去年,副指导员谢关友爱人破腹产,母亲病重,但都因连队工作忙,无法休假照料。七月初,他爱人生病住院,领导批准他休假,到家没几天,又接到部队“火速归队”电报。他毅然撇下昏迷中的妻子和刚过五个月的孩子,按时回到连队,奔赴了前线。“3·8”战斗中,他担任救护队长,冒着敌人密集的炮火抢救伤员,胸部、裆部多处被弹片击中,壮烈牺牲。当我们整理他的遗物时,发现他战前在给不满周岁的儿子谢骏的遗书中写着这样一段话:“骏骏:我可爱的儿子,为保卫祖国安宁,爸爸随部队赴边参战。出征前,我和你妈妈给你洗了最后一次澡,我吻了吻你可爱的小脸,久久不舍得放下啊。如果爸爸在战斗中牺牲了,你应该感到光荣和自豪,你一定要继承爸爸的遗志。长大后一定要好好学习,好好生活,记住爸爸的话,别忘了你是革命烈士的儿子,不要做有损于党和人民的事。这一点我是绝对相信我的亲骨肉的……。”读着这段充满爱国主义和骨肉深情的遗言,同志们无不为之感动,更加缅怀为祖国为人民英勇牺牲的烈士们。我们连先后有十名同志为祖国献出了青春。我们今天的胜利,是英烈们用宝贵生命换来的,我们获得的成绩和荣誉,主要应归于他们,归功于他们的骨肉亲人。

我们连在老山地区防御作战中,虽然圆满完成上级赋予的作战任务,取得了一些成绩。但与党和人民的希望相比,与各级首长的要求相比,与其他英模单位和兄弟连队相比,还存着差距。我们决心取百家之长,补自己之短,把连队建设更好,把今后的各项任务完成得更好,以更有力的行动和更大的胜利续写出连队更加光辉的历史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91)| 评论(4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